亚上彩欢迎您!

广州异地牌照车辆管理措施正式执法 违者扣3分

2019-01-16 14:05:15 亚上彩 浏览42481

杨立想及于此,脸色微变,眼神却冰冷了起来。好险啊,要不是眉心丹王及时出面,不消片刻,杨立身体就要被五马分尸了。杨立不由得感叹自己的运气是多么好,可他无法猜想到的是,即使是另外一颗丹丸进入他的眉心,也可成为这前六豆丹王,因为位置的特殊,所以进入眉心的丹丸一定是丹王,一定会担负起前六豆安全运行重责。鈥︹€?/p>

这说明这个长棍形发光体的运动速度已是达到了恐怖绝伦的程度。“这位前辈,在下刚才手中所拿,不过高阶晶石尓,前辈如若不信,尽可拿去,就算是晚辈孝敬您了,” 说完之后,一道晶光,带着优美的弧线,滑向来人!

  “改革先锋”胡福明哲学和政治纠缠的人生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宋春丹

  本文首发于总第884期《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12月18日上午10点26分,百名“改革先锋”名单宣读过半时,人民大会堂里,镜头对准了83岁的胡福明。

  坐在轮椅上的他,与何载、谢高华、孙家栋、吴良镛、厉以宁这几位坐轮椅的老人以及盲人企业家郑举选一起,被安排在主席台第二排就座。工作人员读出“真理标准大讨论的代表人物DD胡福明”时,满头银发的他微笑着向大家摆手致意。

  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身黑西装和红领带是他最好的一身,很久没穿过了,这次特地找了出来。

  2018年10月24日,在南京的家中,胡福明一支接一支地抽着香烟,缓慢而清晰地向前来采访的《中国新闻周刊》回顾了自己的一生。那时候,他自己并不知道,一个多月后,他将迎来这样一个高光时刻。

  他用略带遗憾的口吻说,如果可以选择,他希望能一直在学校任教,培养更多的学生。他说,如果没有《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文章,自己现在可能是南京大学一位退休博导。

  在他的终身挚友、南京大学哲学系退休教授刘林元看来,在与胡福明同时代的那批改革弄潮人物中,像他这样能够安度晚年不“摔”下来的,不多见。“胡福明不仅从政坛平安着陆,现在还能与时俱进地保持自己的思考,这非常难得。”

  青年哲学人

  1955年夏,正在江苏省无锡师范学校就读的胡福明考上了北京大学中文系。全国1万名报考者中,仅录取200人,可谓真正的天之骄子。单位领导给他买了去北京的卧铺票,还给了他20元钱嘱咐他做一件棉大衣。接新生的大巴车驶过天安门时,他看着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像,激动和感恩之情难以言表。

  1957年反右运动时,他上大学三年级,担任班上的党支部副书记。5月中旬,北京大学开始贴满各种大字报,有质疑统购统销政策的,有议论社会主义三大改造的,有批评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的,也有对专业、学科问题发表意见的,还有给学校领导和党委提意见的。中央和北京市机关的许多干部、其他院校的师生、企业的干部职工都来北大看大字报,大饭厅外人山人海。

  一位教授写了一张大字报,说马克思主义过时了,胡福明看后很生气,和一位同学合作写了一张大字报加以驳斥。文中说,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结合产生了毛泽东思想,指导中国人民取得了反帝反封建革命的伟大胜利,建立了新中国。说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根据是什么?完全是瞎说。

  大学毕业时,胡福明又一次被命运选中。

  他本来被分配到一家中央报刊工作,但系总支书记找他谈话,说中央要求培养一批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为此要从应届毕业生中选送有志学习的人继续深造。“你喜欢哲学,又坐得住,适合去读书。”

  学校选送了两个毕业生进入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研究班学习,一个是胡福明,另一个是后来任中央党校副校长的杨春贵。

  胡福明就读人大时,正赶上三年困难时期。冬天,全班到四季青人民公社的白菜地窖倒窖、剥烂白菜帮子,采树叶吃。一些同学的脸上和脚上都出现了浮肿,校长吴玉章到宿舍看望学生时流了泪。直到这时,他才第一次对“凡是谁谁的话都是正确的”这种论调产生了反思的意识。

  1962年12月,胡福明面临研究生毕业分配,人大校方找他谈了六次话,动员他留校。因为妻子无法从无锡调到北京,他坚持回了南京,被分配到南京大学,在政治系当助教。

  1963年第一学期,胡福明给二年级学生开毛泽东思想课,主讲《毛泽东选集》。

  南京大学哲学系退休教授、博士生导师刘林元当时是南京大学哲学系二年级学生。胡福明指导过他两次学年论文,他们的关系一直很亲密。

  今年77岁的刘林元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胡福明出身农村,又受过很好的教育,对社会的了解比较深,这方面在青年教师中是比较突出的。

  刘林元记得,胡福明喜欢抽烟,只抽最差的烟:一毛几分钱一包的丽华牌香烟。因为他的妻子叫张丽华,同事们经常开他的玩笑。

  不久后,匡亚明来到南京大学担任校长,也主讲《毛泽东选集》。他很欣赏胡福明,对胡福明重用有加。

  “国庆节不是你们的”

  “文革”开始后,匡亚明被打倒。作为匡亚明的得力干将,胡福明也被打成了“黑帮分子”,三次遭到批斗。

  1966年国庆节前,一个红卫兵对胡福明等人训话:“国庆节不是你们的,你们只能在家里规规矩矩,不准外出。”他记得当时极为震惊,心想,中华人民共和国怎么不是自己的祖国了?谁开除了自己的国籍?

  刘林元说,胡福明从这时起开始担忧国家前途,对运动变得消极,成为了逍遥派。

  在战备疏散的“一号命令”下,南京大学文科部分人员下放到溧阳果园。大家都很苦闷,感到前途渺茫。胡福明身体好,会种田,做好准备全家下放农村。他后悔自己读了20年书,由一个贫下中农子弟变成了一个“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一个“黑帮分子”。

  1971年初冬的一个下午,胡福明和妻子张丽华都接到晚上7点在大礼堂召开党员大会的通知。每人发一张入场券,凭券入场。

  张丽华问胡福明:“什么事?这么神秘。”胡福明说:“可能党内出了大事,可能出了反党集团。”张丽华问:“谁?”胡福明说:“可能是林彪。”

  不是他未卜先知,而是学哲学的他很注意观察形势。在“文革”中,他特别注意观察林彪和江青。

  近几年,胡福明和刘林元仍然经常联系。回忆起文革,他们的认识仍然是一致的:“从70年代开始,我们对‘文革’的看法有了变化,认为‘文革’这样的搞法是反马克思主义的,不得人心的。

  进入70年代,高等学校开始恢复招生。因为出身较好,胡福明被指定为政治系党总支委员,主持哲学系的教学和日常工作。

  1973年9月中旬的一个下午,在老九舍和十舍中间的草坪上,刚刚入学的大一新生郭广银第一次见到了胡福明。郭广银记得,胡福明那时年富力强,满头黑发,言谈举止中展露出学者的风度。

  在那天的新生入学教育中,胡福明以平和的语气告诫学生,学哲学的人一定要做到上懂天文,下通地理,要有合理的知识结构,要练好笔杆子和嘴巴子,要有敏锐的思想洞察力。他说,接受马克思主义教育要真信、真用。

  现任东南大学党委书记的郭广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胡福明是学者加战士型的人才。他上课操一口浓厚的无锡口音,观念解放,思想敏锐,经常会迸出思想的火花。

  胡福明写作、思考时喜欢抽烟,一支接一支地抽,有时甚至不需要用火柴。郭广银每次见到他,都能感觉到他忧国忧民的心态。

在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研究班读书期间的胡福明。供图/胡福明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1976年10月,“四人帮”垮台。在南京大学第一次揭批“四人帮”的大会和江苏省委第一次揭批“四人帮”的万人大会上,胡福明都是第一个发言。

  1977年2月7日,两报一刊联合发表社论《学好文件抓住纲》。胡福明注意到文中有两句话:“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他认为,这两句话就是社论主题,是当时中央主要领导人的指导思想。由此他才理解到,为什么粉碎“四人帮”后全国人民强烈要求为邓小平平反、恢复邓小平的领导职务,为“四五”运动平反,当时中央主要领导人却置之不理。

  反复考虑了一个多月后,胡福明决心撰写批判“两个凡是”的文章。并且决定,单独撰写,不跟他人商量,免得连累别人。他想,人生难得几回搏,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作为一个共产党员、一个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有责任正本清源,还原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本来面目。

  胡福明回忆,当时他工作很忙,一边讲课一边搞科研,还要做行政工作,所以这篇稿子的写作拖了很长时间。

  7月上旬,胡福明的妻子张丽华查出肿瘤,在江苏省人民医院住院,准备手术。白天女儿和儿子轮流陪护,郭广银这些年轻同事也会帮忙看护,晚上胡福明陪护。他把《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列宁选集》《毛泽东选集》等大堆原著分批带到医院,晚上就在病房走廊的灯光下查阅,做笔记,查出40多条相关的伟人语录。下半夜他就把两三张凳子拼在一起睡一会儿,醒了再继续写。直到一周后,张丽华出院。

  8月底,8000字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几经修改后成文。为了安全,文章的主要论点都引用经典著作原文。第一部分谈“只有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这是毛泽东的语录。第二部分谈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等都是用实践来检验自己理论的模范。第三部分批判林彪的“句句是真理”,特别是“巅峰论”和“天才论”。

  当时郭广银毕业留校任教,分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教研室,胡福明任主管教学科研工作的副系主任。郭广银记得,胡福明住在校外的二号新村附近的老15舍,一间朝南,一间朝北。朝北的一间堆满了书籍杂志,用作书房。郭广银每次来找胡福明,都会看见他在朝北的房子里看书。

  那段时间,胡福明谈得最多的话题是如何准确、完整地理解毛泽东思想,如何看待领袖们讲过的话,如何理解检验真理的标准等问题。后来她才知道,正是这段时间,胡福明写成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在她印象中,胡福明的满头黑发那时已现缕缕霜色了。

  文章写成后,胡福明不知该寄到哪里。他想起了《光明日报》哲学组组长王强华。胡福明是1977年春在江苏省委党校召开的理论座谈会上认识王强华的。当时胡福明在会上作了“谁反对唯生产力论就是反对历史唯物主义”的发言,王强华告诉他,著名经济学家于光远和他的看法相同,并向他约稿。

  稿子寄出后,杳无音讯。

  1978年1月19日,四个月的沉寂后,胡福明突然收到王强华的信,告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一文已粗粗编了一下,文章提的问题比较尖锐,分寸上请仔细掌握,不要使人有马列主义‘过时’论之感。”此后,胡福明将文章多次修改,但迟迟未能刊发。

  4月,胡福明到北京参加全国哲学讨论会。开会期间王强华接他去光明日报社,在社长杨西光的办公室讨论改稿。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的孙长江和《光明日报》的马沛文、王强华也一起参加。杨西光表示,要加强针对性、战斗性,但要写得更严谨,更谨慎,不能让人抓小辫子,不能授人以柄。

  全国哲学讨论会结束后,胡福明住到了光明日报社招待所,继续改稿。当时杨西光刚上任,也住在招待所。他告诉胡福明,自己上任前,时任中组部部长、中央党校副校长胡耀邦与他谈话,要他去改变《光明日报》的面貌,从执行“两个凡是”转变为推动拨乱反正。杨西光说,《光明日报》要改变面貌,就从这篇文章开始。

  五一节前,杨西光又一次来看胡福明。他说:“现在文章清样上署名‘胡福明’,我跟你商量,这篇文章正式发表时署‘本报特约评论员’的名,放在第一版发表,不再用你个人的名字,你看如何?”胡福明当即赞成。杨西光很高兴,说:这篇文章要请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的同志帮助修改,最后要请胡耀邦同志审定,他站得高。

  曾在江苏省委宣传部工作近10年的刘林元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有一天胡福明到省委宣传部协作组找他,两人在省委机关食堂吃饭。胡福明说:“老刘,现在这个文章不由我做主了,要给中央党校修改,如果发表,我准备坐牢。”刘林元安慰他,不要太忧心,“四人帮”垮台了,既然上面决定要发,就不会有什么政治责任。

  刘林元认为,胡福明的这篇文章能成事,是有其特定历史条件的。“邓小平等老同志要否定‘文革’、搞改革开放,需要一个理论武器。胡福明的文章刚好适应了这个需要。”

  郭广银也认为,时势造英雄。当时南京大学哲学系的学术气氛很活跃,思想比较解放,这是胡福明能写出这篇文章的一个条件,但同时,他自己也有这方面的思想造诣和理论水平。

  南京大学官网在发布胡福明获 “改革先锋”称号的消息时评论:

  “胡福明教授以共产党员的巨大勇气和知识分子的强烈担当,勇开思想先河,勇立时代潮头,冲破“两个凡是”思想禁锢。作为文章主要起草人,1978 年5 月11 日在《光明日报》发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在中国理论界炸响一声“春雷”。在邓小平同志支持下,全国范围内掀起一场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拉开了解放思想的序幕,对于重新确立起我们党的马克思主义思想路线具有重要历史意义,深刻影响了现代中国的历史进程。”

  书生从政

  1980年,江苏省委邀请南京大学校长匡亚明作为江苏省代表旁听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主犯的公开审判,匡亚明因工作无法脱身,向省委建议由胡福明旁听,获省委批准。

  11月,胡福明来到北京,旁听了特别刑事法庭第一审判庭对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陈伯达五名被告的审判。在他的印象里,江青像个泼妇,一直耍无赖;姚文元、王洪文、陈伯达的态度算比较好;张春桥始终不说话,也不认罪。

  他住在京西宾馆,没有审判会的时候,喜欢一个人静静地思考。

  1982年11月上旬的一天,胡福明接到南京大学党委的通知,说江苏省委领导要找他谈话。

  省委领导与胡福明谈了近半小时。他得知,经省委研究,决定调他到省委宣传部担任副部长,还是做理论工作。胡福明非常意外,表示自己没有机关工作经验,干不了。对方说:“没有经验就到工作中去取得经验。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在游泳中学习游泳,这个哲学道理你很清楚。”胡福明请求给他几天时间想想,对方同意了。

  经过考虑,胡福明致信校党委并报送省委,表明自己还是愿意留在南大教书,但作为共产党员,服从组织安排。如果不适应宣传部工作,希望省委能批准他回到南京大学继续教书。

  胡福明还是被调到了江苏省委宣传部。报到后几天,他向部长请假回南大领工资,被告知工资关系和行政关系等都已转到了宣传部。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南大教师了,心情有些低落。

  郭广银说,能感觉到胡福明对学校的留恋。去省委宣传部后他也没有完全放下学校的教学科研工作,和学校很多老师一直保持着密切联系。南京大学的重要活动,向他发出邀请的,他几乎都会前来。每一届学生返校,他坐着轮椅也要去参加活动。

  胡福明到宣传部不久,老部长年老退休,调来了新的部长。1983年,胡福明开始担任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

  在胡福明看来,在宣传部门工作,最困难的是对意识形态的把握。例如,“清除精神污染”就容易混淆不同性质的问题,把反精神污染扩大化。

  胡福明对《中国新闻周刊》感慨,自己是温和的激进派,一介书生,不适合从政。

  不久后,江苏省委决定调胡福明到中共江苏省委党校担任校长。这是一个破例之举,在当时,党校校长一般由省委书记或副书记兼任。胡福明觉得,这份工作更适合自己,他可以继续从事理论研究。

  当时,全国各地的党校都以讲授《共产党宣言》、马列六本书等原著为主。胡福明对此不满意,决定在自己治下搞改革。他要求江苏省委党校所有课程都围绕贯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路线来展开。“不能离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来讲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这是我所作出的最大努力。”

  胡福明还组织党校教师和学员到苏南发达地区考察企业,到广东省等改革开放的前沿地区去参观。他意识到,在改革开放进程中,经济学有不同于哲学的重要价值,但“我自己搞经济学,凭良心讲不是内行”。

  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之前,胡福明想写一篇文章,论述“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决定社会经济制度性质的是所有制,不是经营方式”,遗憾的是,由于对经济学了解不够,没能写成。

  1984年12月至1994年12月,胡福明连任两届江苏省委常委,于1995年60周岁时转到江苏省政协担任副主席。2001年夏,正式退休。

  近年来,郭广银和胡福明常在各种会议上见面。郭广银注意到,胡福明经常用深入农村乡镇、企业厂矿、苏南苏北、东部西部调研的第一手资料分析形势,提出问题,发表建议,一直不失一个学者对现实的敏锐触角。

  晚年的胡福明,书桌上总是摆放着一个烟灰缸,一个放大镜,以及《马克思恩格斯选集》《毛泽东选集》《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等书籍和《人民日报》《新华日报》《南京日报》等报刊。但他的视力已经严重衰退,用放大镜也很难看清字,只能每天请妻子张丽华给自己念《人民日报》,自己从电视里听《新闻联播》和《朝闻天下》节目。

  书房的墙上挂着北京大学南京校友会赠送的书法作品:“改革开放思想先锋,德高望重杰出校友。”但他最喜欢的还是2008年在北京参加真理标准大讨论30周年纪念活动后一位书法家送他的一幅作品:“先声。”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2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杨立炼制血狂花替代品的步伐不断加快,一段时日之后,他手中又多出了一枚黑里透红的丹丸,其间隐匿的真阳之力,非比寻常,比之之前炼制的第一枚替代品来说,无论从品相上,还是从本质上,已提升了不少!“是你,温老魔!”大青城城主赵言眯着眼睛说道,雄厚的气息冲天而起。

  “濮哥读美文”朗诵会回归,合作黄宏、吴京安、白岩松、袁泉,新京报独家记录他们的朗诵者情结

  “不能停”,跟拍65岁濮存昕舞台6小时

彩排时与袁泉分享舞台心得。

  1月3日21:20,在化妆间候场的濮存昕与刚刚朗诵结束下台不久的黄宏,彼此探讨着吕远先生《理发师》中的几句独白,不同的诵读方式。与此同时,他走向贴在墙上的节目单默默说道“九点半能准时结束”。这是“听见美?濮哥读美文朗诵会”首演结束前的一个瞬间。其实在这短短的两个小时演出时间内,濮存昕除在舞台上表演外,回到后台他马上便恢复到了总策划及导演的状态,时时关注着舞台上的所有演员嘉宾的表演,每一位演员下台也都会得到他的叮嘱与鼓励。

  “濮哥读美文”是濮存昕自制的一档音频栏目,上线三年收获近15万粉丝,点击量达三千多万人次。2018年初,这档朗诵栏目首次尝试线下演出,即取得很大反响,也因此成为一个巡演品牌,在今年又再次回到北京保利剧院公演。今年朗诵会嘉宾除了去年就已与濮存昕同台过的黄宏,吴京安、白岩松、琵琶演奏家吴玉霞,还邀请了袁泉、宋佳、赵晓璐等青年演员。

  白岩松粗略地计算了濮存昕2019年的日程,在朗诵会之后,由他主演的李六乙版《哈姆雷特》将开启国内外20多场巡演,《李尔王》《暴风雨》等作品也有新一年的演出计划,算下来濮存昕全年起码有100多天都在舞台上度过。新京报记者在新年伊始跟拍了濮存昕演出在后台的六小时,从一人担纲演出好几个工种的工作幕后中,你能看到为何已过65岁,濮存昕仍对舞台有着原始激情。

后台忙碌

  15:00-17:30演出前彩排

  濮存昕15:00准时出现在剧场,在此之前,赵晓璐、吴玉霞、娜木拉、白慧谦和他的老战友吴京安等人的分片段已彩排完毕,濮存昕到场时演员袁泉在台上彩排完毕稍作休息,他很自然地走上台向首次参加“濮哥读美文”的袁泉分享了自己的演出心得。

  从濮存昕身边的工作人员处了解到,其实前一天晚上,濮存昕便在剧场一直工作到23:00,“濮哥读美文”演出中的诸多细节都融入了高要求。在带妆联排开始前,新京报记者问及为何对朗诵会要如此投入时,濮存昕的回答很直接,“作为一个演员,不可以想象没有排练的演出会是什么样,你的投入最起码是对观众的尊重,而且不投入你做不好任何事情”。

  常扎根在舞台的濮存昕对朗诵有着特殊的情结,他认为这源自小时候参加过的“星期朗诵会”,也是在那个参加朗诵会的时期,他萌生当演员的念头:“上世纪60年代每个星期天的下午,在中山公园音乐堂,从我父亲、刁光覃老师,特别是董行佶老师对我的影响特别大。后来考部队文工团的时候,也是用朗诵去考试。成为演员后通过跟孙道临,乔榛,姚锡娟等几位老师在一起参加朗诵会,才真正学到应该如何讲究吐字发音。”

  作为空政话剧团时期的老战友,吴京安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开始便与濮存昕一起参加了多场朗诵演出。在吴京安眼中,濮存昕这些年来关于读美文的普及和推广,无论对于孩子,还是成年人都是一件好事,“我们把美的作品通过剧场演出形式让更多人很直观地去接受,哪怕让久不读书的人,再次拿起书来去朗读,我觉得就够了”。而此时等待彩排的濮存昕,正在思考如何让朗诵再回到说话的状态,成为真正与观众进行一个平等的交流,而不是居高临下用语言优势去表演。

  17:30-19:00演出候场

  联排结束,从舞台上下来的嘉宾开始抢时间各自进入化妆间进行演出前最后的准备,而在濮存昕的休息室里,黄宏、吴京安、白岩松几位好友开启了聊天模式,似乎对于即将到来的演出早已胸有成竹。在此期间记者也与濮存昕有了短暂交谈。

  虽然去年便在北京人艺办完退休手续,但濮存昕的工作重心依然没有太多的变化,还是围绕舞台、朗诵和“让孩子笑起来”濮存昕爱心基金为主。他很看重“濮哥读美文”,栏目从线上到线下做了两年多,每个星期五按时线上发布,每一次都会录上八到九则朗诵。濮存昕也在思考,点击率决定着团队有信心继续把这个品牌做下去,但是它也像是一座矿山,终有被采完的一天,到底未来还能有多少朗诵作品进行支撑,需要大家的创意。“去年做线下演出也是一种大胆的尝试,没想到观众的反响那么好,因此今年再次斗胆策划了这么一次”。

  在濮存昕看来,过了65岁,已经可以说进入人生的最后阶段,但自己还是不能停下来。“这有点像是跨栏,在你到达终点前需要跨过很多重要的栏,但是步伐是不会停的,只要没有撞线就得一直跑下去”。从1977年开始进入专业领域,至今也有40余年,濮存昕回顾起来觉得是一个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转化过程,四十年来所学到的表演技法、演出经验以及失败的经历,才造就了现在舞台上从容的自己。“像‘濮哥读美文’这样的演出,上台后跟观众像跟朋友谈话一样。不是完成技术、创意和导演的要求,这是任何人都能看到的舞台艺术”。

  目前2020年的工作都已安排满的濮存昕,除去忙碌的工作之外最大的兴趣便是养马,他觉得在一个城市有这样的一个空间去调整自己,极其简单地面对一种生命状态,跟马交朋友,激发它们的潜能很难得。

化妆间准备演出

  19:30-21:30 新年北京首演

  19:30演出准时开始。濮存昕在整场演出中依次带来了三部不同的作品,开场的便是由董行佶亲授予他的高尔基的《海燕》,而另外两部作品是他与琵琶演奏家吴玉霞合作演出的《琵琶行》与话剧《哈姆雷特》的台词片段,这也是他向表演艺术家孙道临学习的朗诵作品。

侧台候场

  在2019年“听见美?濮哥读美文朗诵会”上,第一次加盟演出的袁泉选择了波兰女诗人辛波丝卡的《种种可能》,声音不急不缓,台风优雅大气。演出前因感染流感嗓子失声的黄宏,病情虽有好转,但带病依然以一篇饱含深情的长篇叙事诗《理发师》打动了观众。濮存昕朗诵领域的老搭档吴京安,则一连带来了《我是青年》、《满江红》、《破阵子》与《想北平》四部作品。青年演员赵晓璐以一首《人间四月天》及《安妮日记》(片段)为现场的观众展现了不同风格的文学之美。作为“听见美?濮哥读美文朗诵会”的特别环节,琵琶表演艺术家吴玉霞一曲《楚汉相争》与大提琴演奏家娜木拉的表演,让现场的观众不禁为她们精彩的演奏技艺而叹服。21:30整,“听见美?濮哥读美文朗诵会”在濮存昕与儿童演员表演的《少年中国说》的朗诵声中结束。

与琵琶演奏家吴玉霞合作的《琵琶行》。

舞台上的濮存昕又恢复到了演出观众最熟悉的模样,自信且从容,如师长、如好友在娓娓道来。演出结束后,新京报记者遇到一位带着孩子来看演出的普通观众,她说其实去年就观看了“濮哥读美文”的演出,今年再来是想让孩子受一些朗诵的启发。也许,濮存昕推广朗诵的意义,已经落地了。

  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臻

  摄影/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其三为将《剞劂刀法》记载的对应口诀《刀之气》修炼至大成境界。利西尼庇护营地,四处,都是战火,军营营帐,四处都是受伤的士兵,还有一些难民,也主动,效力军队,四下警戒,高地一处,军营驻地,两位士兵,远远,见半空两道人影,从半空而落,当即大骇,一位士兵急忙前往乔治百夫长军事营地,报告,少刻,一位青年百夫长,走了出来,吃惊,道“尊敬两位修真者,你们是来帮忙的么?”经器灵的这一提醒,杨立眼观四周云气,闭目感受雾气绕身,虽然自己没有过上穷碧落下黄泉的经历,可云雾气息带给他那种矗立于云端的感觉,令他感受到器灵说得有理。


编辑:郭元振
评论(已有40475条评论) 登陆会员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萌愛萱 来自黑龙江省绥化市 52分钟前
你不热吗[允悲][允悲][允悲]
于小倔i 来自广东省深圳市 58分钟前
你知道昨天是什么日子吗?什么日子?是我爱了你一天的日子
雨答应 来自湖南省湘潭市 59分钟前
当我在跳舞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心跳好快,也只有在跳舞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是真的存在。
chiption1 来自河南省沁阳市 00分钟前
自己管好自己就行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代表别人违法没被抓,就不能抓你。
leopardcats 来自四川省西昌市 04分钟前
教孩子虐待动物就是教他们以后暴力社会。非常BT的心理
cinantychox 来自辽宁省铁法市 05分钟前
在遇到梦中人之前,上天也许会安排我们先遇到别的人;在我们终于遇见心仪的人时,便应当心存感激。